飛奔的B站:正在崛起的投資巨頭

太一控股集團2021-03-17 17:27:48

B站二次上市快馬加鞭。3月16日,B站通過港交所聆訊,高盛、大摩、小摩、瑞銀集團爲聯席保薦人。本月就將登陸港股,預計融資30億美元(約233億港元)。

 

 

 

正 文

 

當年的小破站已經成長爲“小巨頭”,2月份,B站在美股市值創曆史新高,飙升至500億美元。今天即便是美股回調,B站387億美元的市值也已經接近長視頻頭部平台愛奇藝(208億美元)的2倍。

 

截至2020年底,B站MAU破2億,預計2023年內將破4億。用戶超預期破圈,也讓B站的股價充滿想象,至今的一年時間裏,B站股票價格從19美元最高漲至157美元,漲幅726%。

在港二次上市的B站要講一個什麽故事?

我們不妨從B站CEO陳睿的演講中尋找一些答案。去年6月,B站十周年時,他談到了B站的三個使命:要構建一個屬于用戶、讓用戶感覺美好的社區;要爲創作者搭建一個舞台,讓優秀的創作者能夠在這個舞台上施展自己的才華;第三:是讓中國原創的動畫、遊戲受到全世界範圍的歡迎。

如何實現這三個使命?除了高調營銷破圈、砸錢拿下《英雄聯盟》獨家直播版權、大手筆投入自制劇、自制綜藝、自研遊戲等等,B站也在通過産業投資的方式不斷構築護城河,打造屬于自己的生態

 

隨著B站飛速發展,其投資動作也在加速,投資版圖漸次清晰和壯大。

根據企查查近期發布的《2020年大文娛賽道投融資數據報告》,B站以年度17起投資位列文娛賽道投資榜單TOP2。位列第一的是騰訊投資,緊跟在B站之後的是張一鳴的字節跳動。

相比騰訊的“松散聯盟”、阿裏的強戰略協同和字節跳動的無邊界探索,B站的投資版圖仍維持著較爲清晰的路徑。

根據公開信息統計,B站過去投資企業數量超過100家,主要集中在ACG(動畫、漫畫與遊戲)産業,包括動漫、遊戲、電競、音頻、電商、虛擬偶像等細分領域

B站投資版圖

 

2020年5月,B站CEO陳睿接受采訪時表示,“我們未來三年核心戰略,一是內容生態,二是産業布局。我們垂直做了動漫和電競,水平做了PUGC(專業用戶生産內容)、大會員、直播、電商、線下活動。”

這個思路也一以貫之地體現在B站對外投資上

 

 1 

謀求少數股權、加速補充內容生態

就在陳睿提出“三年核心戰略”的前一月,B站將“企業發展部”進行分拆,分別成立了戰略發展部與戰略投資部。其中,戰略投資部負責人由原B站版權負責人張聖晏調任。這體現了B站在投資領域進一步的重視。

 

 

一方面,B站在二次元內容領域進一步加碼,投資了掌派科技、時之砂、貓之日、影之月等遊戲制作公司,收購了國漫制造機繪夢動畫,並投資數千萬給畫師約稿平台米畫師。

另一方面,B站也在爲破圈做更多投入,布局更多大衆化的文娛內容。比如,2020年5月,B站宣布以5.13億港元入股歡喜傳媒。雙方將圍繞影視劇播出、影視IP衍生開發等進行一系列深入合作。

這部分投資主要爲B站的破圈服務。未來三年,用戶增長依然是B站的核心目標。在2020年Q4月活用戶超過2億的基礎上,陳睿再次提出要在2023年內實現月活4億的目標。

同時,B站也在鞏固自身PCG內容的基本盤,投資了青藤文化、漢卿傳媒等MCN機構,防止UP主被挖角,加深與頭部UP主的綁定。

這一系列動作都顯示出,B站試圖通過防守+進攻的組合招數,加固護城河,做大做強。

根據B站財報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B站擁有現金和現金等價物、定期存款以及短期投資爲128億元人民幣。而在投資方面,截至2020年12月31日,其短期投資33.57億元,長期投資22.33億元。結合當年120億的營收計算,B站將近一半的收入用于二次投資。

觀察B站投過的上百家公司,大多數投資比例在50%以下,極少部分重點公司才會控股或並購,這一類型僅占總投資公司數量的11%

 

B站控股公司

 

B站不謀求控股的投資理念,明顯區別于阿裏控股甚至全資收購的強勢投資風格,更接近于騰訊的松散式投資。

一位業內人士告訴全天候科技,投資不控股是由産業性質決定的。資本在投資影視、二次元等文娛産業時,往往只入股20%左右,最多不超過30%,投多了反而容易引起麻煩。“一家動畫公司,如果你把它收購了,原來的那批人可能就不上心了,他會覺得這不是我的公司。”

這同樣能解釋爲什麽文娛公司更青睐騰訊的入股,而並非阿裏。阿裏的鐵軍文化在碰上一個相對散漫的行業時,往往不討巧。“比如你跟人家談合作,你得請對方吃個飯吧,阿裏的人不這麽幹。人情沒做足,開的價又低,公司自然不願意跟阿裏合作。”上述業內人士稱。

持有少數股權的B站與投資的企業之間又建立著強聯系。縱觀B站投資的領域,它不同于字節跳動在內容與社交、在線教育、金融、遊戲、無人駕駛等遍地插旗;B站投資的遊戲、電競、直播、番劇等各個領域,最終都與其自有業務和所服務的人群存在強關聯。

從大類上區分,B站投資板塊主要包括了“遊戲”和“內容生態”兩個部分。

 

2

重點投資“遊戲+內容生態”兩大板塊

 

1、投資布局遊戲+電競直播

遊戲,一直是B站賴以生存的“現金牛”,長期占據B站營收第一的位置,一度爲公司貢獻超過50%的收入。也因此,過去B站被戲稱爲一家“遊戲公司”。

 

 

過去B站憑借手遊聯運、海外代理等,賺取了一筆不小的收入。

但對于要快速奔跑的B站來說,僅靠聯運、代理是不夠的。此前,B站遊戲業務副總裁張峰就曾公開表示,“從收入安全性以及IP可控的角度,自研都必須要做”。

近兩年,B站的確在大手筆投入做自研遊戲

 

 

源力星聚是一家專注于精品遊戲研發的公司。2019年8月,B站完成對它的控股,並將之變成B站控股子公司即北京遊戲研發中心;B站還曾推出自研卡牌類手遊《神代夢華譚》,獨立遊戲《音靈》《寄居隅怪奇事件簿》《Unheard-疑案追聲》等。

但這些遊戲都沒有在市面上掀起大的水花。

自研遊戲本身需要耗費大量精力和財力,B站想要自主研發出爆款遊戲並非易事。更何況國內市場已經牢牢被騰訊、網易幾座大山所掌握。即便是新晉遊戲公司米哈遊、鷹角,在二次元垂類手遊上的投入,也不是B站短期之內能夠趕超的。

新老玩家加速入局,將遊戲的行業門檻進一步拔高。前盛大遊戲副總裁譚雁峰表示:“遊戲行業的競爭門檻已經變得非常高,中小團隊會很難承受,如果沒有較強的資本支持,會很難跟上行業激烈的競爭節奏。”

投資遊戲公司,成爲B站加速布局遊戲産業鏈的重要手段。

據不完全統計,過去十一年裏,B站投資的遊戲公司數量達24家。僅2020年至今,B站就投資了包括掌派科技、Access!、時之砂、貓之日、光焰網絡、影之月、千躍網絡在內的11家遊戲制作公司。

這些公司産出的遊戲將在B站上線,其中,掌派科技制作的《魂器學院》上線首日即獲百萬級用戶;由Access!研發、bilibili遊戲發行的《機動戰姬:聚變》在B站上預約人數已經突破百萬

B站投資的投遊戲公司

 

除了布局遊戲産品,B站也在直播電競上進行橫向拓展。不僅砸下8億元拿到英雄聯盟獨家直播版權,還持續投資了一些電競公司。

2020年12月,B站關聯基金投資了上海衆沃文化傳播有限公司,該公司旗下擁有電競MCN機構“三月半”,其簽約藝人包括知名遊戲解說和節目制作人小蒼,英雄聯盟官方賽事解說remember記得、Rita、愛蘿莉,英雄聯盟解說新星瞳夕、千尋、十一,英雄聯盟官方主持人希然,EDG總教練阿布等。

同期,B站還投資了電競直播公司大鵝文化,公司簽約藝人有難言、浣熊君、心態、柔柔、小摳腳、跑跑、耀神、8GK、隔壁老王等遊戲主播。去年3月,大鵝文化前CEO王宇陽和前COO王智開加入B站負責直播業務(此前直播業務由陳睿負責),以補足團隊的商業化能力。

從財務數據來看,B站在電競直播上的投入成果已經顯現。2020年Q4,B站遊戲業務收入同比增長30%至11.3億元;而直播及增值服務業務收入同比增長118%至12.5億元,首次超越遊戲成爲B站第一大收入來源。這與前期B站在直播領域吸納人才、加大投資密不可分

2、見效緩慢的內容生態投資

投資二次元賽道,B站挖的不都是金礦。除了賺錢的業務,B站還買了一堆目前看來不怎麽賺錢的業務。

比如,依舊處于未知市場的虛擬偶像。

2016年,B站投資了禾念信息、天矢禾念,前者也是虛擬歌姬“洛天依”的運營商。2017年,洛天依在上海舉辦第一場全息投影演唱會;後續,洛天依接連代言了福特領界S、維他檸檬茶、必勝客、吉列、百雀羚、歐舒丹等各大品牌,並在節目上跟張韶涵、白舉綱、薛之謙等明星同台合唱;她還空降到李佳琦直播間,參與線上直播帶貨

 

 

B站也在積極發掘下一個洛天依。2019年B站收購超電文化,並在旗下成立虛擬主播團體VirtuaReal。爲了進一步幫助虛擬偶像出圈,VirtuaReal在去年推出新人Vup“菜菜子Nanako”,其中之人(配音)也是衆人熟悉的小品演員蔡明。

 

 

B站虛擬偶像率先出圈,讓外界看到了中文Vup的無限潛力,一時間包括BAT在內多家公司,在虛擬偶像領域持續加碼。

然而,資金投入大、技術尚且不能完全支持,讓這一領域發展依舊處于較爲緩慢的狀態。另外,缺少成熟的商業模式,使得虛擬偶像開發更像是一個燒錢的無底洞,即便是國內第一虛擬偶像洛天依,目前舉辦一場演唱會也無法收回成本。

而在動漫、紀錄片、綜藝、影視劇等OGV(專業生産內容)領域,B站依然堅持高舉投入。

未來三年,用戶增長依舊是B站的主要目標,而內容生態建設則是實現這一目標的重要抓手。起初,B站正是憑借番劇爲主的OGV內容,吸引一批原住民用戶,並通過用戶自發的二次創作,提高用戶留存度。

2014年,B站采購了第一部獨家動畫《每度!浦安鐵筋家族》,隨著A、B輪多家資金注入,B站逐漸在番劇采購上逐漸放開手腳。2016年起,B站新番購進數量連續5年穩居第一,成爲當之無愧的二次元第一平台。

除了版權采買,B站也在致力于投資自制內容生産商。統計顯示,過去B站共投資了二十余家動漫制作企業,包括《那年那年那兔那些事兒》的制作方翼下之風,《天官賜福》《一人之下》等作品的制作方繪夢動畫,以及藝畫天開、中影年年、娃娃魚、漫漫淘、紅小豆等知名動畫公司

 

B站投資的動畫公司情況

 

這些企業與B站之間也展開了深度合作。2018至今,B站已經連續舉辦三屆國創發布會,並推出了《靈籠》《請吃紅小豆吧!》《鎮魂街》《凡人修仙傳》《三體》《天官賜福》等多部重磅國漫作品。值得注意的是,這些項目的制作方多爲此前B站注資過的公司。

 

B站2018國創動畫發布會一覽

 

單純從財務回報上來講,動畫可能不是理想的投資標的。投入大、産出小的特點,讓國內動畫工作室幾乎賺不到什麽錢。

B站投資者、灰姑娘基金的基金經理王卓玮表示,除了B站,其它公司投資動畫可能都沒什麽用,因爲這個行業很難變現,投資動畫公司一定程度上能節省成本,特別是當多個平台爭搶一部優質作品時,B站能夠在所投公司那裏得到優先權。

同時,比起現象級的影視劇綜藝,番劇成本已經相對低廉,經典番劇往往具備“長尾效應”,經常被用戶翻出來二次、三次觀看。

除了維持二次元內容的基本盤,B站還有意與長視頻平台一較高下。去年B站在更加大衆化的文娛內容方面開始嶄露頭角。

2020年8月,B站上線了自制綜藝《說唱新世代》,平台累計播放5.2億次,豆瓣評分9.3分,成爲B站史上最受歡迎的自制綜藝;同時,B站還以5.13億港元投資成爲歡喜傳媒第四大股東,雙方合作首部影視劇《風犬少年的天空》在B站播放量超過4億,近300萬用戶追劇,影片豆瓣評分8.2分

 

 

這些內容成爲B站拉新的重要武器,也爲UP主二次創作提供了素材。但隨著平台用戶規模的高速增長,新增用戶群體逐漸擴大,B站提供的原創內容遠不能匹配用戶增長增速。

根據海豚投研統計,B站平均每個UP主每月只能更新3個視頻,而每個用戶每日觀看視頻在25個左右。在這種強消耗式的創作壓力下,B站必須要提供給用戶更多的優質內容。

然而,當前B站依舊處于用戶破圈階段,需對內容行業所依賴的廣告業務做出限制。據悉,B站廣告加載率僅維持在5%左右,並拒絕貼片廣告業務,這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視頻和UP主的營收。

爲愛發電不是長久之計,B站也面臨著UP主流失、被挖角等多項問題。去年6月,B站與財經UP主“巫師財經”鬧分手一事,將這一困境推入公衆視野,後續巫師財經離開B站加入西瓜視頻,據悉西瓜視頻開出的獨家簽約費達千萬級別。

爲了留住自己的創作者,B站組建了超電文化,幫助UP主完成“恰飯”,同時還悄悄注資了一些頭部UP主的公司。

2020年10月,B站投資UP主“IC實驗室”的主體公司——“杭州就有了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”,並新增董事王之清與張聖晏。其中,張聖晏是B站版權合作中心總經理。11月4日,B站再次出手以11.11萬元入股漢卿傳媒,該公司大股東爲B站百大UP主“敬漢卿”。

不過,視頻平台之間UP主爭奪戰硝煙未停,B站爲了奪回UP主不惜花下重金。此前,B站知名遊戲UP主“敖廠長”曾被西瓜視頻短暫挖角,據36氪報道,爲了重新請回敖廠長,B站與其簽訂了高達4000萬的合約

 

3

B站投資的邊界在哪裏

 

不得不承認的是,B站在國內已經是商業化最成功的二次元社區。同時,它的擴張雖然快速,但始終沒有偏離主航道。

 

 

灰姑娘基金的王卓玮長期持有B站股票,他評價說,“B站是一家很有夢想的公司,而這個夢想不止一點、半點。”

的確,在維護社區生態上,B站做出了諸多努力,比如它在廣告投放上表現得較爲克制,廣告加載率僅爲5%,也就是說,用戶刷20個視頻,才會加載到一個廣告。

而且B站是至今爲止,爲數不多的拒絕添加貼片廣告的視頻網站。過去,外界在評價B站時,習慣將其對標爲“中國的YouTube”,盡管在內容模式上,B站與YouTube越來越像,但兩家公司的營收結構截然不同。

YouTube是一家以廣告收入爲基礎的視頻網站,廣告占據其營收的50%以上。YouTube也會給視頻創作者分成,根據創作者的視頻內容,在開頭和結尾安置相應廣告,並配合點擊量予以創作者收益。

相較之下,B站的收入結構則更爲多元,不止有廣告,還布局了遊戲、直播、電商、虛擬偶像等多項業務。比起YouTube,B站表現出來的野心更接近一家“迪士尼”公司

 

 

“太陽照得到的地方,都是我的疆土”。陳睿曾用《獅子王》裏這句話形容字節跳動。同樣是在高速起飛的互聯網新貴,字節跳動則在投資擴張上,表現的更加“無邊界”。

資訊APP起家的字節跳動,如今已經是一個業務遍及短視頻、社交、遊戲、線教育、在線音頻、直播電商、無人駕駛等諸多領域的超級巨頭。

對比之下,字節跳動的擴張路線更像是“對手有的我全要”。按照已經發生了的,多家互聯網大廠都在越過邊界,企圖從對手的業務中分一杯羹。

電商爲核心業務的阿裏,近年來在新零售、娛樂、物流、生活服務、健康等領域投資數千億元;騰訊作爲其對手,也在娛樂、生活服務、電商等領域砸下數千億資金。

在騰訊、阿裏兩座大山之外,其他新晉互聯網巨頭也在通過投資擴寬自身的邊界。除了前述字節跳動,團購起家的美團,已經通過投資和自有業務擴張,成爲一站式生活服務平台,外賣、打車、共享單車、酒旅、買菜、充電寶等多類業務它都有。

關于邊界,張一鳴直言“先不設邊界”,王興的回答則更加值得玩味,“太多人關注邊界,而不關注核心”。王興和美團擴張的中軸線就是讓用戶“吃的更好,生活的更好”。

如今,20歲出頭的阿裏、騰訊已經是業務橫跨多個領域,市值幾千億美金的“超級帝國”;新一代巨頭美團、字節跳動通過10年左右的擴張,體量也已經邁入千億美金俱樂部。

相比其它巨頭,10歲的B站體量還小,市值在幾百億美金級別。僅通過發展自有業務,恐難支撐B站的增長預期,B站需要通過加速投資給它的下步增長加上一個輪子,加速邁向千億美金市值。

好在B站站在了視頻化的風口和年輕人的入口上。它賴以生存的二次元産業,正在維持著高速增長。艾媒咨詢數據顯示,2019年中國二次元用戶規模約爲3.32億人,預計2021年將突破4億人。

與此同時,B站的主流用戶是一批消費能力尚且不足、但消費潛力無限的年輕人。報告顯示,86%的B站月活用戶年齡在35歲以下,Z世代的出現,帶來新的消費潮流。

這也是爲什麽B站當前仍處于戰略性虧損階段,資本市場依舊給出了超高的預期和市值增速。2020年初,B站市值還只有愛奇藝的一半,僅用了一年時間,它的市值就成爲愛奇藝的2倍甚至更高。

不過,資本市場又是極其趨利和殘酷的。B站的在遊戲、直播、動漫等領域的投入,一旦不能助力其用戶實現可觀的增長,市值必然會遭遇調整。

而在這些領域的資本投資只是第一步,它接下來考驗的是B站的資源整合能力、管理能力。這恰恰是B站的核心團隊需要不斷成長、不斷向外界自證的地方